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孟祥笑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红花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吴 华

华锺彦教授所著《戏曲丛谭》是继王国维《宋元戏曲史》、吴梅《中国戏曲概论》后,有关戏剧史研究的一部重要著作。该书自1936年商务印书馆作为“国学小丛书”出版以来,多次重印。台湾商务印书馆70周年精品书目收录此书。2015年,中国戏剧出版社将其作为晚清至民国戏曲研究经典再版。凡此,足见其影响力之持久。《戏曲丛谭》有自己独特的论剧体系,唐代戏剧部分的论述尤具特色。时至今日,在中国戏剧史研究中仍有指导意义。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将携电影版和舞台版经典戏曲剧目晋京,展示“双创”成果——

唐代是中国戏剧发展史上的重要阶段。自王国维《宋元戏曲史》以来,即为戏剧史家关注的对象。王氏在该书中说:“唐、五代戏剧,或以歌舞为主,而失其自由;或演一事,而不能被以歌舞。其视南宋、金、元之戏剧,尚未可同日而语也。”在《宋元戏曲史》之前,王国维撰写的《戏曲考原》《唐宋大曲考》等,已经注意到了唐代乐曲与戏剧的关系。但总的来说,王氏认为唐五代戏剧的表演不符合“以歌舞演故事”的标准,尚不能称之为真戏剧。

戏曲艺术是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载体。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地方文化习俗是戏曲艺术的源泉和宝藏,蕴含着一方水土人们所共有的情怀,其中有着中华文脉的深深烙印和文化基因。随着戏曲艺术的繁荣发展,一批经典保留剧目浸润了人们的心灵,滋养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以晋剧《富贵图》为例,自从1989年上演,连演了28年,演出了2000余场,代代传承,跨时代温暖了多少观众,是以什么样的文化品质去传承传统文化,弘扬传统文化的?或许,能给我们带来深深的启迪。

上海经验,助力戏曲通往大众走出国门

《戏曲丛谭》则全方位分析了唐代乐曲与戏剧的紧密关系,明确指出,“有唐一代,为中国戏曲变迁之重要关键,后世戏曲,莫不导源于此”。《戏曲丛谭》主要从三个方面阐释唐曲与戏剧的关系。

一、传统是戏曲艺术的深厚底蕴。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浩瀚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历史悠久,不乏生动的故事,是戏曲艺术用之不竭的源泉和动力所在。晋剧《富贵图》是上世纪80年代末由曲润海根据传统剧目《少华山》和古本《双莲配》改编而成,讲述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迂回曲折、才子配佳人的爱情故事。唐代新野县令臧昂强抢民女尹碧莲成婚,碧莲在路经少华山途中又被山大王袁龙劫下。为救碧莲,书生倪俊假意与她成亲,离别之际互赠图留念。碧莲痴心一片,去倪家认母遭拒,回乡苦度岁月。次年倪俊得中,四处找寻碧莲,两人终成眷属。编剧曲润海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深有研究,对地方戏曲更是熟悉,对剧种剧目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和超前的创作意识。他谈及改编心得时说,要做到两个“一定”:一定要了解原本,认准精华和糟粕;一定要有新的完整构思,既要尊重前人成果,又要有所创造。基于此,《富贵图》的改编结合了时代背景,吸取了传统精华,剧情设置符合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与憧憬,从而更好地满足了当代人的精神文化需求。

从电影进入中国之初起,戏曲艺术便与之有着紧密的联系。第一部由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电影,就是京剧名家谭鑫培主演的《定军山》。作为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戏曲片的拍摄也有着优良的传统,诞生了京剧《生死恨》《白蛇传》、评剧《花为媒》、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红楼梦》、黄梅戏《天仙配》、秦腔《三滴血》、粤剧《关汉卿》等一大批经典戏曲电影作品。近些年来,电影技术、影像观念的发展进一步回馈传统,戏曲电影呈现出又一轮的升温,滕俊杰、郑大圣等一批导演的戏曲电影作品不仅斩获众多电影节奖项,更是走出国门,为中国戏曲电影赢得了国际口碑,大大推进了戏曲艺术的海外传播。

首先是舞踏方面。华先生指出,唐时歌曲兼舞,舞技巧妙,从事乐舞的人员很多,形成了歌舞戏、滑稽戏、故事戏、幻术等戏,为后世戏剧场面之渊源。

二、传承是经典剧目的留传根本。戏曲艺术的传承,不仅是传统文化的传承,还有剧种、剧目、戏曲精神的代代传承。《富贵图》成为山西省晋剧院每个台口必演的经典保留剧目,首先是演员精湛的演技传承了《富贵图》。该剧导演温明轩、作曲刘和仁将戏和曲的精华元素都用在这部戏里,可以说是戏、曲经典的浓缩。一导一曲,使得《富贵图》立体生动起来。历经28年,始终如初,剧中舞台表演和音乐范式被很好地传承下来。《富贵图》从救女、烤火、赠图、认母、合图几个场次来演绎。该剧的第一代表演,把“戏”做得很足的是“烤火”那场碧莲和倪俊的对手戏。碧莲每个眼神每个细节都表演得出神入化、拿捏有度,让观众心领神会。倪俊面对碧莲的深情,他虽有觉察,但装聋装傻,种种情感全凭表演来支撑,真正体现了“戏”的张力。“认母”一场里,倪母的一大段平板唱腔“三月里春风暖万物欣荣,梨花白桃花红杨柳青青”,把晋剧唱腔的味儿唱了出来,如山西老陈醋般,还未喝味已入心脾、沁入脑海,观众百听不厌,成了流传最广的经典唱段。

如何运用电影的视听语言,尤其是用前沿的3D技术更好地传递戏曲之美?近日,北京的观众将能够集中欣赏到“舞台展演+电影展映”的多维戏曲经典呈现——9月15日,3D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3D昆剧电影《景阳钟》及3D越剧电影《西厢记》将在中国电影资料馆分时段展映,三部电影的同名剧目舞台演出也将在长安大戏院分别上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