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乔十光:历史性的开拓与贡献 范迪安

展出现场

开幕式现场

20世纪中国美术始终处在社会变革与时代变迁的浪潮拍击之下,外部文化条件无不牵涉、制约和影响着美术自身的发展,而美术的发展也折射出不同历史时期的时
代特色。在这种艺术与社会关联极富戏剧性的情境中,一大批中国艺术家秉承传统文化的精神,树立文化发展的理想,无论身处外部条件的逆境,还是适逢社会发展的机遇,都不动摇艺术探索与开拓的信念,在不同的领域传续艺术薪火,奠立了中国美术发展新的基础,从而汇集成20世纪中国美术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新的成果篇章。在这一方中国艺术家勉力开拓、奋力进取的图景中,乔十光先生就是突出的一位。

图片 3

28日,由北京当代中国书画研究会、福建省美协、中国建材杂志社主办的
《张文华何宝立书画展》在福建省美术馆举行。
张文华是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和《美术》杂志副社长,钟情于苍茫朴拙的西北山水。曾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深入少数民族地区,下田野、上雪线,足迹踏遍青藏高原。

漆文化在中国已有七千多年辉煌的历史,古代漆艺蕴含着独特的造器观念与修饰技巧,形成了广义上的漆画传统。20世纪上半叶以来,沈福文、李芝卿、雷圭元等前辈艺术家通过融合传统与现代的创作手法,使中国漆艺出现了现代漆画的端倪。但是,漆画作为现代形态绘画领域的确立,还有许多课题未曾解决,正是在时代召唤着漆画从传统漆艺脱胎的历史节点上,乔十光做出了历史性的担当,将中国传统的漆艺技法与现代绘画结合起来,几十年如一日,探索漆画概念的生成和漆画技巧的完善,成为中国现代漆画的重要开拓者。从1961年立志研究漆画开始,他的漆艺人生至今已达半个世纪,他的创作历程经历了时代的风雨,形成了不同时期的特色,更汇成一个丰满的漆画世界。

展出现场

中国建材书画艺委会秘书长、中国书画研究院北京创作院副院长何宝立以“太行山系图”誉满画坛。他摸索出的笔墨点染“秋色系列”和“春光系列”形成了自己鲜明的绘画语言,被画界专家学者大为称赞。此次他参展的160余幅作品大部分为近年创作的精品。

乔十光走上漆画的研究与创作之途,首先得益于传统漆艺的熏染。1960年代初,他从当年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毕业之时,已具备良好的绘画才能,当他向民间的传统漆器艺人学习时,他既认真研究漆器的工艺技法,也立志从传统的漆艺朝向漆画的发展。他的早期作品体现了打破工艺与绘画界限的创作方向,更注重把漆的工艺转化为绘画的语言。从60年代到70年代,他一方面对传统漆艺的装饰性和形式美作了深入的研究,另一方面,把艺术形式的探索和当时的主题创作氛围结合起来,首创性地用漆画的手法来表现一些重要的主题,从而使漆画成为整个时代美术的新的种类和有机部分。例如,他将大漆复杂多变的特性与写实造型的手法结合起来,创作了《青年时期的毛泽东》、《毛主席与红卫兵》等作品,这类作品主题明确、人物突出、色彩鲜明,使漆画进入画坛主流,让人们认识到漆画从工艺美术领域跨越到造型艺术领域的可能性。此外,《草原新兵》、《红色娘子军》以及1977年专为毛主席纪念堂设计创作的《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等都成为用漆画表现革命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成功范例。在这个时期,乔十光在不断试验漆艺技法的基础上创造了一种在铝箔粉上罩漆再进行研磨的新技法,这极大地丰富了漆画的表现力和绘画性。其中,表现亚非拉人民追求民族解放和独立的作品《独立》便使用了这一新技法,为漆画表达思想性主题提供了崭新的范例。

图片 4

“文革”结束后,中国艺术的发展由单调、封闭、僵化转向多元、开放、丰富,乔十光也重振起他漆画生涯的风帆。为了在漆画中注入更多的生活感受,也为了将自己绘画的才能与漆艺表现形成更有机的结合,他开始了长年的采风之旅。从旖旎的云贵高原到壮阔的青藏地区,从长江的源头到秀美的江南,无不留下他的身影。他与当地人民一同生活劳动,了解他们的生活情感,画出了数以千计的速写和素描稿,为漆艺创作积累了生动丰富的素材。这一阶段是乔十光在漆画艺术创作上充分展开激情和才能的时期。他在描绘真实物象的基础上进行形式上的提炼升华,在漆艺传统中发掘技艺潜能,加快了漆画作为独立画种的进程。这个时期,他创作了几个极具代表性的系列作品,如“西双版纳系列”、“青藏高原系列”、“苗家儿女系列”、“南海渔女系列”,这些作品构思巧妙,非常好地处理好了题材内容与漆画技艺之间的关系,注重漆画的工艺性与绘画性的统一,使得现代漆画在保持传统文化品格的同时不断创新,逐步走向独立,其中的《泼水节》和《青藏高原》最富盛名,是绘画性和工艺性完美结合的代表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