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日前,由青年演员孙茜、濮存昕等中青年演员倾力演出的话剧《甲子园》精彩开演。《甲子园》是北京人艺60周年献礼之作,原版由人艺老一代表演艺术家表演,而今年由北京人艺的中青年表演者们全新演绎。青年演员孙茜接棒王姬饰演女主角陈爱林,对此,孙茜表示:是肯定也是试炼。

孙茜一直以谦逊柔和的形象而广为大众喜爱,她在影视剧中饰演的角色大多柔和而大气,而此次出演的“海归女”陈爱林则因为经历复杂而性格更为多变,据悉,早在《甲子园》去年9月首演时,身为B制演员之一的孙茜,即使知道不会登台,仍然每天到场排练,对“陈爱林”一角的把握早已在揣摩熟悉中。而她的表演也得到了观众与台下坐镇“把戏”的老艺术家们的一致认可。

孙茜在表演结束接受采访时说道:话剧是一门艺术,而每部剧的创作表演都是艺术加工的过程,对此,我是丝毫不敢懈怠的。《甲子园》之于我,既是对我一直以来努力的一种肯定,也是对我是否勤于进取的一种考核和试炼。让台下的观众认可是一种责任,而让自己满意则更是一种信仰。

图片 2

《解药》剧照

《驴得水》剧照

看话剧的趣味在于:编导“设局”,观众“猜谜”。

  “黑驴”“史上最神话剧”“中国戏剧界的良心”“第三次小剧场话剧革命的标志之作”……这些,是热情的观众为小剧场话剧《驴得水》自发戴上的“帽子”。虽然,这些“帽子”未免过高,但《驴得水》的成功却有着实实在在的票房数字依据。

  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演出的话剧《解药》,由吴彤编剧、丛林导演,就将“设局”的地点选在一处幽谧的私人会所。而与编导紧密配合,让观众自愿参与游戏、沉醉其中的两位演员,是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李龙吟、杨佳音。

  2012年6月,由至乐汇舞台剧与哲腾文化联合出品的《驴得水》在北京的首场演出结束仅10分钟,微博上对这部舞台剧的评论突然引爆,从当晚11点至第二天凌晨,微博评论达数百条。几小时后,第二场的票售罄,紧接着,第三场售罄、第四场售罄……《驴得水》首轮演出还未过半,票已经卖空。制作人孙恒海和出品人傅若岩临时决定加演3场,加演场一开票,又即刻告罄。

  其实,身体若无中毒症状,便不必去寻求解药消解。按此逻辑,李龙吟饰演的企业家赵天池,匆匆忙忙来找杨佳音饰演的心理医生李明伦,本身就说明来者中毒不轻,况乃沉疴有年。大老板赵天池的心地,远不像他的名字那样清澈透明,因为其功名欲望过重,压垮了脆弱的血肉之躯,以致随着事业鼎盛却慢慢变成“重症爱无能”。他万般无奈地对心理医生诉苦:“我变得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就连对父母也是一样冷漠。我不能去爱了,丧失了爱的能力。”

  《驴得水》首轮演出的火热场面,一直持续至刚刚结束的在天津进行的第七轮演出。这期间,甚至连口味与北京观众相去甚远的上海观众都非常买账。

  如今的社会,芸芸众生,丧失爱的能力的人,何止只知创业、只会赚钱的赵天池。为了争夺房屋拆迁费,做儿女的可以让80多岁的老爸露宿街头;因为区区小事,同宿舍的高校研究生可以暗中投毒致人死亡。但是,这些问题的“解药”在哪里呢?当我们不幸丧失了爱的能力,其他一切的优势,譬如才华的卓越、财产的丰厚、地位的尊崇与名声的显赫,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这就是剧中人赵天池内心的纠结所在,也是我们今天现实生活的症结所在。

  虽然《驴得水》火爆的票房始终伴随着尖锐的批评,但一部小剧场话剧能得到如此高的关注度,确实值得研究。

  在此,剧作家通过剧中人的遭遇,幽幽地向我们提出一个严肃的命题:多少人有爱的能力?是的,我们真的需要认真思考一下,多少人有爱的能力?多少人丧失了爱的能力?多少人渴望恢复爱的能力?与其说赵天池痛不欲生、苦苦寻求的是一剂解药,倒不如说他急切想要获得的是一味补药——他要补强自己羸弱的身心,重新焕发青春活力,像那些健康的普通人一样去过有情有爱有温暖有色彩的生活,而不是去过那种冰冷无比、生不如死、犹如僵尸的日子。

  认认真真讲故事

  话剧《解药》的魅力在于所述命题的无解。

  《驴得水》讲述了一个“荒诞现实主义”的故事。民国时期,一个严重缺水的小山村里,孙校长带领一女二男3位老师建了一所学校。这所学校还有一位特殊人物,在花名册上他是英语教师驴得水,实际上,它是为学校运水的一头驴。面临教育部特派员的到访检查,大家决定让一个铁匠来冒充这个叫驴得水的老师。事情在特派员到来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铁匠不仅蒙混过关,而且特派员对这位“驴”老师相当欣赏,并决定将他“包装”成教育家以得到来自美国的赞助。事件的发展越来越超乎校长和老师们的预料。为了大局,校长不断让步,而局势也越来越失控,最早为了美好初衷来到乡村教学的老师们纷纷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相关文章